【淘集運自取點】第二十六期:從北控併購歷史看民企“抱大腿”路徑

【淘集運自取點】第二十六期:從北控併購歷史看民企“抱大腿”路徑

時間:2020-11-09 14:59:30 來源:中國水網

北控和中科成的合作是國企與民企成功合作的典範,堪稱“美好婚姻”,但行業內很多類似併購並沒有那麼成功。原因何在?首先要深刻認識國企、民企本質上的不同,以及兩類企業自身的細分。

各位《聽濤》的觀眾,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濤。

環境市場上,尤其是一些民營企業在這個背景之下都在考慮跟國企的合作問題,我們俗稱抱大腿。

北控水務跟中科成的合作,確實是一個國企跟民營企業的美好婚姻。但注意這個合作跟一般的抱大腿性質不太一樣,因為實際上中科成是融入到了北控水務的,很多人的心態是抱大腿,是自己還存在的。

我覺得胡總、周總、侯鋒總他們是一種把自己投身到國企中的一種心態。

三條路徑

但是我以前説我們環境企業成功的路徑明顯有三個,你看到有三條路徑。

一種是文一波式的一直到上市,他還是絕對控股。但是這個路徑需要15年到20年。

第二種路徑你看到是趙笠鈞式的。他快速的從接手博天到上市,10年時間,發展非常快,但上市的時候他股權是20左右,他實際上是實際控制人,但他不是絕對像文一波這樣的控股關係。

第三個路徑,像胡總,他實際上他們的團隊進入到北控,是個小股東。這個小股東他們準備的就是用北控來繼續經營,所以胡總幹了六七年他就退出了經營團隊。他又讓他們北控水務生了一個兒子——北控新能源,後來又生了個孫子,可能下面要叫北控基礎設施,他還在生。其實這個體系是一樣的,他們認為是做出一個體系裏頭像接力棒一樣,有點像美國硅谷的創業的這個接力棒,一個教授搞出個技術,只要搞出個樣機出來,他要退出的,他不是抱大腿,實際上把它賣了。他這是賣掉,賣掉和那個抱大腿不一樣,抱大腿實際上他想自己主導的。

所以我認為胡總他們團隊的那種退出心態比較特殊,我覺得這個看清了這個重資產的方向。

跑道不同 抱大腿方式不同

我一直認為國企民企是分跑道的,其實不是説民企和國企哪個好,在不同跑道上,在技術產品的跑道上,那麼民企外資跑的會快,你看著名的通用設備,很多是國際企業、工程公司、技術性公司、民營企業,即便是國有企業,你在這個跑道上也跑不過民企。但我們有些公司我們的會員,國有企業技術性的上市以後並跑不過民營企業。但是你在重資產的跑道上,民營企業就算你臨時可以衝刺,但是你堅持不了多久,因為那是比的是融資能力,錢本質上講都不是股東的,是社會融資來的。融資的通道國企要寬,擔風險的能力也強,所以只要走上重資產,最終這個跑道屬於國有的。

我一直主張不是把這種本來屬於國有的跑道修得讓民營一樣可以跑,這是違反常識的,違反基本規律的,那條跑道,不是民營的。那麼這個跑道如果你已經跑了,你儘快的要把其餘的棒交給國企,這是當時胡總他們的心態。

但如果你是技術性公司,跑道本來就是你的,只是因為你的市場開拓能力弱,墊資墊不起,它不是重資產,這時候屬於抱大腿,屬於國企來幫你一下,實際你本質上講這個企業家會繼續經營的,這個抱大腿國有未必要控股。

我覺得技術性公司的國有控股,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反向的,是違背常識的,我個人認為。其實我認為外資、民營、國有,有自己的跑道,在自己的跑道上,另外的所有制是跑不過你的。所以我覺得這個抱大腿的時候,要分你是在哪個跑道上。

國有企業也分不同類型

同樣國有也是一樣的。國有企業分幾種類型,有的企業100%國有。你的任務是什麼呢?就是幫政府、幫人民管理經營性的環境資產,你別想拿資產賺錢。國有的我們的傳統的水務公司,資產如果賺了錢,你是在代表人民在為人民服務,代表人民就代表政府,幫着政府為人民在進行服務,那資產是國家的,是人民的全民的,所以資產的利潤就一定是低的。

有一種國企,它本身在做經營性的業務,其實它上市了,它對資本有追求,那麼它註定的跑道也會跟純國有的跑道是不一樣的,這個跑道你對資本要有收益,那麼資本收益的那種選擇這需要一定的結構設計。

其實我們PPP、BOT是給了一定的資本收益,這個資本收益就確定了你的融資資本的能力,因為你不斷的有融進資本,不斷的要把錢砸到這個沉澱性的資產裏頭去,水務的資產、環保的資產有一部分一定是沉澱的,沉澱的就是説你進去以後不容易輕易變現,進去以後就是需要放30年,不斷的折舊把它拿回來,你無法像別的流動資產一樣,可以輕易的變成現金。

國有、民營的風險評價確實不同

但這個錢哪來的呢?你再有錢你的資本金都是不夠的,所以本質上講是通過項目融資、股權融資、債券融資各種形式實現了資本市場的容積。

如果資本市場沒有足夠的通道,你就支撐不住。目前為止,國有的融資通道相對來説是通暢的,尤其是在銀行層面上,尤其在國內項目上。因為國內項目的銀行,它帶有一定的項目偏愛,風險偏愛。其實也不是它的風險偏愛,因為國有企業確實給我們金融資本帶來的風險要小。

我們也很難想象要求銀行對待一個民營企業,對待一個一個億收入的民營企業和對待一個國有企業一樣的風險評價,那是不現實的。他給你的評價就是民營企業,它就是三B或者兩B。那給國有企業它本身就是三A二A。它的融資成本一定要比你低。我們使勁呼籲我們二三B的企業要享受二A企業的融資成本,這個也是違反基本常識的。因為這錢是資本市場的錢,那麼只有在特定情況下的話,適合你了,才會發揮所長。

國有企業併購動機各有不同

所以我覺得國有企業選擇企業的時候也是有它的戰略動機。其實很大一部分國有企業,在併購資產,包括現在進來的很多央企,有一部分央企在併購資產,併購資產是因為它的融資通道通暢,資產可以帶來大量的現金性收入,包括前段時間的很多公司,它不買公司要買資產,資產買的話其實不要團隊的。

但有些公司國有企業它買的是技術型公司,那種往往是建設類的,有一部分建設類的央企會買技術性公司,因為它對過程建設有追求。

其實像早期的北控,它並不是想買技術型公司。因為它項目多了,現在技術有追求了。我一直認為北控參股技術型公司會更好,一旦控股技術型公司反而會帶來一種偏好,非得用自己控股的技術型公司不可。可是技術型公司有可能沒有競爭力,反而會拖累你的主業。

但有的國企定位就是一個工程服務公司,尤其有一些中建啊中鐵這種工程性的公司的介入,看它的戰略選擇是不同的,那麼它對民營企業的態度也會有區別。

我剛才説的北控在2007年,當時是想買資產,本質上要買資產,要帶那種會進一步拿新資產,會運營管理資產的團隊,恰恰胡總的團隊符合這個條件。但是符合條件當然還有很多別的公司,就像相親一樣,他們結婚了,未必是最合適的,實際證明他們這一對是合適的。

我們這行業有很多的那個國企對民營的併購其實未必是成功的,不幸福的婚姻往往他不會告訴你;幸福的婚姻,笑臉露在臉上;所以我們看見了,我們也祝福所有的有情人終成眷屬,然後能夠找到自己的婚姻。

欄目簡介:

《聽濤》:E20環境平台首檔視頻欄目。

以個人視角來敍述環境產業裏的主流企業,評價企業領袖人物,講述企業發展故事,梳理產業脈絡,揭示發展規律,啓發產業同行。

主講人:傅濤

E20環境平台董事長、首席合夥人;E20研究院院長;清華海峽研究院生態中國創新中心主任;北京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兼職教授;《兩山經濟》、《環境產業導論》作者。

欄目定位及形式:知識類視頻節目

4月13日起首播,每期時長10分鐘左右;

後期還將推出關於環境產業發展歷程、趨勢的系統內容,以及對當下熱點話題的深度剖析。

傅濤親自講述,依託E20環境平台20年來和環境產業的同行發展,及其本人20年來的深入研究及實踐,無論是宏觀政策還是微觀企業,無論是公開資料還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來,並融入自己獨特的觀點。

分享到:
568 2020-11-09 14:59:30

【淘集運自取點】第二十六期:從北控併購歷史看民企“抱大腿”路徑

視頻來源 中國水網 視頻分類 綜合,市場,會員單位,上市公司,十大影響力企業,E20演播廳

北控和中科成的合作是國企與民企成功合作的典範,堪稱“美好婚姻”,但行業內很多類似併購並沒有那麼成功。原因何在?首先要深刻認識國企、民企本質上的不同,以及兩類企業自身的細分。

各位《聽濤》的觀眾,大家好,我是E20的傅濤。

環境市場上,尤其是一些民營企業在這個背景之下都在考慮跟國企的合作問題,我們俗稱抱大腿。

北控水務跟中科成的合作,確實是一個國企跟民營企業的美好婚姻。但注意這個合作跟一般的抱大腿性質不太一樣,因為實際上中科成是融入到了北控水務的,很多人的心態是抱大腿,是自己還存在的。

我覺得胡總、周總、侯鋒總他們是一種把自己投身到國企中的一種心態。

三條路徑

但是我以前説我們環境企業成功的路徑明顯有三個,你看到有三條路徑。

一種是文一波式的一直到上市,他還是絕對控股。但是這個路徑需要15年到20年。

第二種路徑你看到是趙笠鈞式的。他快速的從接手博天到上市,10年時間,發展非常快,但上市的時候他股權是20左右,他實際上是實際控制人,但他不是絕對像文一波這樣的控股關係。

第三個路徑,像胡總,他實際上他們的團隊進入到北控,是個小股東。這個小股東他們準備的就是用北控來繼續經營,所以胡總幹了六七年他就退出了經營團隊。他又讓他們北控水務生了一個兒子——北控新能源,後來又生了個孫子,可能下面要叫北控基礎設施,他還在生。其實這個體系是一樣的,他們認為是做出一個體系裏頭像接力棒一樣,有點像美國硅谷的創業的這個接力棒,一個教授搞出個技術,只要搞出個樣機出來,他要退出的,他不是抱大腿,實際上把它賣了。他這是賣掉,賣掉和那個抱大腿不一樣,抱大腿實際上他想自己主導的。

所以我認為胡總他們團隊的那種退出心態比較特殊,我覺得這個看清了這個重資產的方向。

跑道不同 抱大腿方式不同

我一直認為國企民企是分跑道的,其實不是説民企和國企哪個好,在不同跑道上,在技術產品的跑道上,那麼民企外資跑的會快,你看著名的通用設備,很多是國際企業、工程公司、技術性公司、民營企業,即便是國有企業,你在這個跑道上也跑不過民企。但我們有些公司我們的會員,國有企業技術性的上市以後並跑不過民營企業。但是你在重資產的跑道上,民營企業就算你臨時可以衝刺,但是你堅持不了多久,因為那是比的是融資能力,錢本質上講都不是股東的,是社會融資來的。融資的通道國企要寬,擔風險的能力也強,所以只要走上重資產,最終這個跑道屬於國有的。

我一直主張不是把這種本來屬於國有的跑道修得讓民營一樣可以跑,這是違反常識的,違反基本規律的,那條跑道,不是民營的。那麼這個跑道如果你已經跑了,你儘快的要把其餘的棒交給國企,這是當時胡總他們的心態。

但如果你是技術性公司,跑道本來就是你的,只是因為你的市場開拓能力弱,墊資墊不起,它不是重資產,這時候屬於抱大腿,屬於國企來幫你一下,實際你本質上講這個企業家會繼續經營的,這個抱大腿國有未必要控股。

我覺得技術性公司的國有控股,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反向的,是違背常識的,我個人認為。其實我認為外資、民營、國有,有自己的跑道,在自己的跑道上,另外的所有制是跑不過你的。所以我覺得這個抱大腿的時候,要分你是在哪個跑道上。

國有企業也分不同類型

同樣國有也是一樣的。國有企業分幾種類型,有的企業100%國有。你的任務是什麼呢?就是幫政府、幫人民管理經營性的環境資產,你別想拿資產賺錢。國有的我們的傳統的水務公司,資產如果賺了錢,你是在代表人民在為人民服務,代表人民就代表政府,幫着政府為人民在進行服務,那資產是國家的,是人民的全民的,所以資產的利潤就一定是低的。

有一種國企,它本身在做經營性的業務,其實它上市了,它對資本有追求,那麼它註定的跑道也會跟純國有的跑道是不一樣的,這個跑道你對資本要有收益,那麼資本收益的那種選擇這需要一定的結構設計。

其實我們PPP、BOT是給了一定的資本收益,這個資本收益就確定了你的融資資本的能力,因為你不斷的有融進資本,不斷的要把錢砸到這個沉澱性的資產裏頭去,水務的資產、環保的資產有一部分一定是沉澱的,沉澱的就是説你進去以後不容易輕易變現,進去以後就是需要放30年,不斷的折舊把它拿回來,你無法像別的流動資產一樣,可以輕易的變成現金。

國有、民營的風險評價確實不同

但這個錢哪來的呢?你再有錢你的資本金都是不夠的,所以本質上講是通過項目融資、股權融資、債券融資各種形式實現了資本市場的容積。

如果資本市場沒有足夠的通道,你就支撐不住。目前為止,國有的融資通道相對來説是通暢的,尤其是在銀行層面上,尤其在國內項目上。因為國內項目的銀行,它帶有一定的項目偏愛,風險偏愛。其實也不是它的風險偏愛,因為國有企業確實給我們金融資本帶來的風險要小。

我們也很難想象要求銀行對待一個民營企業,對待一個一個億收入的民營企業和對待一個國有企業一樣的風險評價,那是不現實的。他給你的評價就是民營企業,它就是三B或者兩B。那給國有企業它本身就是三A二A。它的融資成本一定要比你低。我們使勁呼籲我們二三B的企業要享受二A企業的融資成本,這個也是違反基本常識的。因為這錢是資本市場的錢,那麼只有在特定情況下的話,適合你了,才會發揮所長。

國有企業併購動機各有不同

所以我覺得國有企業選擇企業的時候也是有它的戰略動機。其實很大一部分國有企業,在併購資產,包括現在進來的很多央企,有一部分央企在併購資產,併購資產是因為它的融資通道通暢,資產可以帶來大量的現金性收入,包括前段時間的很多公司,它不買公司要買資產,資產買的話其實不要團隊的。

但有些公司國有企業它買的是技術型公司,那種往往是建設類的,有一部分建設類的央企會買技術性公司,因為它對過程建設有追求。

其實像早期的北控,它並不是想買技術型公司。因為它項目多了,現在技術有追求了。我一直認為北控參股技術型公司會更好,一旦控股技術型公司反而會帶來一種偏好,非得用自己控股的技術型公司不可。可是技術型公司有可能沒有競爭力,反而會拖累你的主業。

但有的國企定位就是一個工程服務公司,尤其有一些中建啊中鐵這種工程性的公司的介入,看它的戰略選擇是不同的,那麼它對民營企業的態度也會有區別。

我剛才説的北控在2007年,當時是想買資產,本質上要買資產,要帶那種會進一步拿新資產,會運營管理資產的團隊,恰恰胡總的團隊符合這個條件。但是符合條件當然還有很多別的公司,就像相親一樣,他們結婚了,未必是最合適的,實際證明他們這一對是合適的。

我們這行業有很多的那個國企對民營的併購其實未必是成功的,不幸福的婚姻往往他不會告訴你;幸福的婚姻,笑臉露在臉上;所以我們看見了,我們也祝福所有的有情人終成眷屬,然後能夠找到自己的婚姻。

欄目簡介:

《聽濤》:E20環境平台首檔視頻欄目。

以個人視角來敍述環境產業裏的主流企業,評價企業領袖人物,講述企業發展故事,梳理產業脈絡,揭示發展規律,啓發產業同行。

主講人:傅濤

E20環境平台董事長、首席合夥人;E20研究院院長;清華海峽研究院生態中國創新中心主任;北京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兼職教授;《兩山經濟》、《環境產業導論》作者。

欄目定位及形式:知識類視頻節目

4月13日起首播,每期時長10分鐘左右;

後期還將推出關於環境產業發展歷程、趨勢的系統內容,以及對當下熱點話題的深度剖析。

傅濤親自講述,依託E20環境平台20年來和環境產業的同行發展,及其本人20年來的深入研究及實踐,無論是宏觀政策還是微觀企業,無論是公開資料還是私人交往,均信手拈來,並融入自己獨特的觀點。

Copyright © 2000-2020 //cs.xmxxq.xyz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